当前位置:当年明月作品 > 明朝那些事儿 > 第十八章 北京保卫战

第十八章 北京保卫战

【西直门前锋战】

  也先原先认为,京城已经是个空架子,只要兵临城下,自然会不战而胜,可当他来到北京城下,整兵出战时,才惊奇的发现,那些他认为绝对不堪一击的明军已经摆好阵势,在城外等待着他。

  也先是一个有着丰富军事经验的人,单从气势上,他就已经看出,守在门前的这帮人是来拼命的,实在不好惹。

  但既然已经来了,就不能不打,于是他决定先试探一下。

  他选择的目标是西直门。

  在他的命令下,上千名瓦剌士兵挟持着俘获的百姓向西直门发动了试探性进攻。

  西直门的守将是刘聚,他迅速作出了反应,派遣部将高礼、毛福寿迎敌。

  瓦剌士兵还没有从土木堡的胜利中清醒过来,他们依然认为眼前的明军会像土木堡的那些人一样任他们宰割。

  其实在战争中,恶狼和绵羊的角色是经常替换的,这一次,主演恶狼的是明军。

  在土木堡之战中,他们很多人都失去了自己的战友甚至亲属,满腔怒火正无处宣泄,现在这些杀戮自己同胞的仇人竟然还敢找上门来,真正是岂有此理!

  此仇不报,更待何时!

  于是他们抽出腰刀,睁着发红的眼睛,大呼“杀敌”,以万钧不当之势向瓦剌兵冲去。

  瓦剌兵惊呆了,在他们的想象中,这其实是一个美差,那英明神武的也先派他们前来是接受投降的,他们可以优先进城抢夺一番。

  可是到了这里,他们才发现,迎接他们的是一群杀气腾腾的人和他们的大刀。

  瓦剌军一触即溃,四散奔逃,数百人被杀,挟持的百姓也被明军救走。

  当也先看到逃回来狼狈不堪的瓦剌士兵时,他已经明白,眼前的敌人不是牛羊,而是虎狼。

  对付这样的敌人,如果硬拼是十分危险的,正在他踌躇之时,超级卖国贼喜宁出场了。

  他向也先建议,目前不要与明军开战,应该躲避其兵锋,自己已经想好了一条计谋,必能不战而胜。

  喜宁的计划是这样的,首先在城外扎营,然后派人通知明朝大臣,就说太上皇(朱祁镇)在这里,要他们派人出来迎驾。

  这条计策的毒辣之处在于,有意把朱祁镇放在显眼的位置,并公开通知对方前来迎接,如果对方来接,就可以谈条件,索要钱财和利益,如果不来的话,明朝就会理亏,从礼法上讲也是一件丢人的事情。

  卖国贼更为人所痛恨,实在不是没有来由的。

  一道难题摆在了于谦面前,他会怎么应对呢?

  这个在我们看来很难的问题,在于谦那里却十分简单,他立刻派出了两个人去办这件事。

  这两个人一个叫赵荣,另一个叫王复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个人的官职,王复是通政司参议,赵荣是中书舍人,在去谈判之前临时才分别提升为右通政和太常少卿。

  这是一个意味深长的人事升迁和派遣决定。

  奥秘在哪里呢?

  只要分析一下他们的官职就明白了,通政司参议和中书舍人是多大的官呢?一个是正六品,一个是从七品,也就是说,王复和赵荣这两个人都是芝麻官,这种人在下层官员中一抓一大把。

  那么他们升迁后的官职有多大呢?右通政和太常少卿一样,都是正四品。

  正四品,也就是个厅局级干部。

  于谦的意思很清楚,他压根就没有把也先说的话当回事,派这么两个小官出去,无非是做做样子,应付一下而已。

  也先同志在城外苦苦等待着朝廷大员来和他谈判,来恳求他放回朱祁镇,然后拿到大批的金银珠宝,风光一把。

  可他等来的是什么呢?两个六七品的小官,临时给了四品级别,跑来和他谈判。

  这不是谈判,这是调侃,是侮辱。

  更可笑的是,也先对于明朝的官制和人员并不清楚,他还一本正经的要和对方谈判,因为在他看来,这两个人应该是大人物。

  而王复和赵荣也是一头雾水,他们本就默默无闻,别说代表国家出来谈判,平日他们连上朝面圣的资格都没有,在高官云集的京城,说他们是官都是抬举了他们。

  这两位仁兄估计不久之前还在大堂坐班,瞬息之间就被告知自己官升四品,并被派任驻瓦剌代表,即刻出行。

  即未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更谈不上什么空乏其身,忽然就天降大任了。

  谈判双方一个心里没底,一个自以为是,这谈的是个什么判。

  眼看也先就要成为外交史上的笑柄,死太监、卖国贼喜宁先生又出场了。

  他十分清楚这两个所谓的谈判代表不过是两个小人物,便告诉了也先,回报王复和赵荣,拒绝和他们谈,并表示他们的谈判对象仅限以下四人:

  于谦、石亨、胡濙、王直。

  除此四人之外,其他人不予考虑。

  于谦对此的答复是:不作答复。

  你嫌小,大爷我还不伺候了!

  他撂下了一句十分凶狠的话,算是给了个回复:

  “我只知道手上有军队,其他的事情不知道!”(今日只知有军旅,他非所敢闻)

  也先,别废话了,你不是要打吗,那就来吧!看看你有什么本事!

  出战!

  也先真的愤怒了,他曾经天真地以为城里还会派人出来,并满怀诚意地站在土坡上张望,但时间慢慢地过去,别说人,连狗也没一条。

  他的心灵又一次受到了严重的伤害,因为他已经意识到,自己又被忽悠了。

  他自己也应该为多次上当被骗负一定的责任,我查过也先同志的年龄,正统十四年,他已经四十二岁了,所谓四十不惑,到了这个年纪,性格竟然还这么天真,被骗也实在不算冤枉。

  要说到打仗,也先算是一把好手,但要论搞政治权谋,他和明朝那些久经考验的官吏们比,水平还差得太远。

  到了这个地步,玩手段玩不过,退回去也不可能了,只剩下了一条路。

  攻击!用武力去征服你们!

  北京保卫战正式打响。

  此刻的于谦穿戴整齐,跃马出城,立于大军之前。

  在他的身后,德胜门缓缓地关闭。

  于谦面对着士兵们惊异的目光,斩钉截铁地用一句话表达了他的心意:

  “终日谈论忠义,又有何用,现在才是展现忠义之时!报国杀敌,死而不弃!”

  士兵们这才明白,这位京城的最高守护者,兵部尚书大人,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出战的,他根本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。

  此刻的于谦已经不仅仅是一位指挥官,对于战场上的士兵们来说,这个瘦弱的身影代表着的是勇气和必胜的信念。

  秉持着信念的军队是不会畏惧任何敌人的,是不可战胜的。

  也先失败的命运就在这一刻被决定。

  瓦剌大军终于发动了进攻,他们的目标是德胜门。

  【圈套!最后的神机营!】

  这是个大家都能预料到的开局,攻击的最短路径往往也是最有效的,作为京城北门,德胜门必然会首当其冲。
重磅推荐: 明朝那些事儿(当年明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