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当年明月作品 > 明朝那些事儿 > 第十三章 无人知晓的胜利

第十三章 无人知晓的胜利

【小王子】

  下面我们介绍一下这位小王子兄弟的丰功伟绩,不用报户口,列一下他干过的事就行了:

  正德六年(1511)三月,小王子率部五万人入侵河套,击败边军而去。

  十月,小王子率部六万入侵陕西,抢夺人口牲畜万余。

  十二月,小王子率部五万人进攻宣府,杀守备赵瑛、都指挥王继。

  正德七年(1512)五月,小王子率部进攻大同,攻陷白羊口,守军难以抵挡,抢劫财物离去。

  正德九年(1514)九月,小王子率部五万进攻宣府,攻破怀安、蔚州、纵横百里,肆意抢掠,无人可挡。

  郑重声明,这只是随便摘出来的,在历史中,很多人的名字都只是出现个一两次,可这位兄弟出镜率实在不是一般的高,每年他都要露好几次脸,不是抢人就是抢东西,再不就是杀某某指挥,某某守将,实在是威风得紧。

  这位小王子是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呢?那还要从也先说起。

  也先自从在土木堡占了便宜,在北京吃了亏后,势力大不如前,最终被手下杀死,他死后,瓦剌的实力消退,而另一个部落鞑靼却不断壮大。

  小王子就是鞑靼部落最为卓越的人才,一位优异的军事指挥官。

  在他的指挥下,蒙古军队不断入侵明朝边境,把当时的明朝名将打了个遍(王守仁还没出来),从未逢敌手。

  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,正德十年(1515)八月,小王子竟然发动十万大军,大举进攻边境,他兴致还不错,竟敢在明军地盘上连营过夜,长度达到七十多里!他一路走,一路抢,一路杀,未遇抵抗,而明军只能坚壁清野,龟缩不出。

  如果仔细查阅史料,就会发现,明军倒也不是没打过胜仗,不过这胜仗有点问题。

  比如正德七年八月,平定安化王叛乱的名将仇钺曾经打过一个祝捷报告,大意是,小王子近日带大军攻击沙河边境,我带着军队进行了顽强反击,一举击溃敌军。

  如此胜利,实在值得庆贺,接下来我们看看战果——斩首三级。

  最后报损失——死亡二十余人,伤者不计其数,被抢走马匹一百四十匹。

  接到报告后,朝中的一个大臣立刻做出了真实的现场还原:一小群蒙古兵来抢马,成功抢走了马,还杀了很多人,仇钺避过风头,解决了几个落单没跑掉的人。

  从此,这个小王子就成为了大臣最为头疼的人物,说起这位大哥没人不摇头叹气,只有一个人例外。

  朱厚照和他的父亲朱祐樘不同,朱祐樘是一个和平主义者,不喜欢惹事,而朱厚照则恰恰相反,他最喜欢的就是无事生非,无风起浪,还爱舞枪弄棍,热衷于军事。听说有这么个劲敌,他十分高兴,一直就想出去和这位仁兄较量一下。

  可大臣们一想到土木堡这三个字,就断然、坚决以及决然地否定了他的提议。

  但他血液中那难以言喻的兴奋是不可抑制的,天王老子,也要去斗上一斗!

  于是,在手下的帮助下,他终于迈出了第一步——出居庸关。

  【劲敌】

  朱厚照知道敌人就在身边,但他并不害怕,却还有着期待,期待着敌人的出现,特别是那个让人谈虎色变的小王子。

  在这种情绪的鼓舞下,他一路快马赶到了边防重镇宣府,可他在宣府闹了几天后才发现,这里竟然十分太平,蒙古人也不见踪影。

  于是他决定再一次前进,前进到真正的军事前线——阳和。

  阳和就这样成为了他的新驻地,他就此成为了边境的临时最高指挥官。

  不久之后,大同总兵王勋收到了一封奇怪的书信,信中让他好好守卫城池,安心练兵,落款很长——“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”。

  王勋纳闷了,他虽然读书不多,官员级别多少还是知道的,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玩意儿?他连忙去看最近的朝廷公文,可找来找去也没弄清楚这官是咋回事。

  他又翻来覆去地看这封信,口气很大,也不像是开玩笑,后经多方打听,才知道这封号就是皇帝大人自己的。

  原来朱厚照先生还是十分认真负责的,他认为作为一个军事主帅,没有一个称号毕竟是不行的,所以他就给自己封了这么一个官,还规定了工资和福利,反正是自己发给自己,也不费事儿。

  边境的将领们被他这么一搞,都晕头转向,不知所云,希望他早点走人,可朱厚照却打定了主意,住下就不动了。

  一定要等到那个人,一定。

  他最终没有失望。

  正德十二年十月,大同总兵王勋接到边关急报,蒙古鞑靼小王子率军进攻,人数五万。

  毫无疑问,这是一次大规模的进攻,他连忙急报皇帝大人,希望他早点走人,自己死了也无所谓,万一皇帝出了什么问题,自己全家都要遭殃了。

  然而朱厚照告诉他,自己不走。

  不但不走,他还指示王勋,必须立刻集结部队北上主动迎击鞑靼军。

  王勋接到命令,只是苦笑,他认为,这位不懂军事也没有上过战场的皇帝是在瞎指挥,自己这么点兵力,能守住就不错了,还主动进攻?

  他叹了口气,还是率部出发了,皇帝的命令你能不听吗?据说临走时还预订了棺材,安置了子女问题。在他看来,这次是凶多吉少。

  阳和的朱厚照却正处于极度的兴奋之中,他盼望已久的时机终于到来了。

  他听到小王子来到的消息后,当即命令王勋迎击,江彬提出反对,虽然这位仁兄着实不是个好人,却具备很强的军事能力。他认为,以王勋的兵力是无法进攻的。

  朱厚照没有理会他,而是继续着他的命令:

  “辽东参将萧滓、宣府游击时春,率军驻守聚落堡、天城。”

  “延绥参将杭雄、副总兵朱峦、游击周政,率军驻守阳和、平虏、威武。”

  “以上部队务必于十日内集结完毕,随时听候调遣,此令!”

  江彬目瞪口呆,此刻,那个嬉戏玩闹的少年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,是一个久经沙场,沉稳镇定的指挥官。

  朱厚照没有理会旁边的江彬,发布命令后,他挥了挥手,赶走了所有的人。

  在遇到那个人之前,必须充分休息,养精蓄锐。

  百里之外,率军入侵的小王子似乎也感到了什么,他一反常态,舍弃了以往的进军路线,改行向南,向王勋的驻扎地前进,在那里,他将面对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
  朱厚照敏锐地感觉到了对手的变化,他立即调整了部署:

  “辽东参将萧滓、宣府游击时春,离开驻地,火速前往增援王勋。”

  “副总兵朱峦、游击周政即日启程,尾随鞑靼军,不得擅自进攻。”

  “宣府总兵朱振、参将左钦即刻动兵,驻守阳和,不得作战。”

  然后他闭上了眼睛,开始了漫长的沉默。

  江彬在一边站着,丝毫不敢吱声,但在退下之前,他还是忍不住咕噜了一句:这样的兵力还是不够的。
重磅推荐: 明朝那些事儿(当年明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