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当年明月作品 > 明朝那些事儿 > 第十五章 孤军(2)

第十五章 孤军(2)

  王守仁环顾四周,用震耳欲聋的声音大声重复道:

  “因为我在这里!”

  孤军,也要奋战到底!

  一些人走了,但包括戴德孺在内的大多数人都留了下来,因为他们从这个人自信的回答中感觉到了某种力量。

  既然大家坐在了一条船上,也就不分彼此了,戴德孺随即下令,召集所属的少量军队,准备在城内布防。

  “宁王敢来,就与他巷战到底!”

  然而王守仁拍了拍他的肩膀,称赞了他的勇气,便对在场的人发布了一道出人意料的命令:

  “不用布防了,传令下去,全军集结,准备撤退!”

  啥?不是你非要抵抗到底吗?现在又搞什么名堂?

  面对戴德孺那惊讶的脸孔,王守仁若无其事地笑了笑:

  “戴知府,我们的兵力不够,这里也不是平叛的地方,必须马上撤离。”

  那么哪里才是平叛的地方呢?

  “吉安。”

  “在那里,我们将拥有战胜叛军的实力。”

  当年司马迁在史记中曾经说过,飞将军李广的外形很像一个普通的农民,无独有偶,很多人第一次看到王守仁,都会觉得他是一个呆子,活像个二愣子,看上去傻乎乎的,但在他糊涂的外表下,却有着无尽的智慧。

  王守仁是一个很绝的人,他总是在奇怪的地方,提出奇怪的意见,做出奇怪的事,但最后却都被证实是正确的。

  他的这种可怕的智慧来源于他的哲学,因为王守仁先生和古往今来的所有哲学家都不同,他的哲学十分特别,就如同吃饭的筷子和挖地的锄头,随时都可以用,随时都有用处。

  他痛恨杀害孙燧,发动战争的宁王,却从未被愤怒冲昏头脑,他十分清楚凭借目前的兵力,绝对无法战胜对手,眼下他只能积蓄力量,等待时机的到来。

  有着平叛的志向,也要有切合实际的平叛策略,这就是“知行合一”,这就是王守仁无往不胜的哲学和智慧。

  可惜一百多年后的史可法似乎并不了解这一点。

  吉安,位于江西中部,易守难攻,交通便利,王守仁将在这里举起平叛的大旗,准备最后的决战。

  算王大人运气好,当时镇守吉安的知府是一个非常强悍的人,他的名字叫做伍文定。

  伍文定,湖北人,出身于官宦世家,这也是一个不安分的主,虽然自幼读书,却不像个书生,长得虎背熊腰,十分之彪悍,他的工作经历也很特别,早年在江苏做过推官(主管司法),长期接触社会阴暗面,和黑社会流氓地痞打交道,对付恶人时手段十分凶残,犯罪分子闻风丧胆。

  这位伍知府即将成为王巡抚最为得力的助手。

  王守仁带着临江府的那帮人心急火燎地正往吉安赶,可走到半路突然被几百名来历不明的士兵围住了,一群人吓得魂不附体,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,一个表情凶狠的人就站了出来:

  “王巡抚请出来说话!”

  王守仁毕竟见过世面,也不怎么害怕,大大方方地走出来:

  “我是王守仁,你是谁?”

  那位仁兄这才自报家门:

  “王大人好,属下吉安知府伍文定!”

  要说这位伍知府也算是厉害,叛乱一起,邻居衙门的官员跑得都差不多了,他却纹丝不动,不但他不跑,也不准别人跑,有几个胆子小的准备溜,竟然被他亲手拿刀干掉了。

  经过这么一闹,吉安的官员们达成了一个共识:宁王再凶残,和伍文定比起来还是有一定差距的。安全起见,还是留下来的好。

  不久之后伍文定听说赣南巡抚王守仁跑了出来,准备平叛,他这人性子急,也顾不了那么多,带了三百士兵就上了路,正好遇见了王守仁。

  他也不跟王大人客气,一开口就说主题:

  “王大人是否准备平叛?”

  “不错。”

  “那我就恭喜大人了。”

  这次轮到王守仁纳闷了,你啥意思啊?

  伍文定用洪亮地声音作了解释:

  “那家伙(此贼,指宁王)一向名声不好,支持他的人不多,大人你众望所归,且有兵权在手,建功立业,必定在此一举!”

  这句夸奖的话却让王守仁吃了一惊:

  “你怎知道我兵权在手?”

  伍文定笑了笑,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。

  一个可以派上用场的聪明人。这就是伍文定留给王守仁的第一印象。

  在吉安,王守仁成立了平叛指挥部,召开了第一次军事会议,由于当时到会的都是知府、知县之类的小官,王巡抚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平叛军总司令。

  王司令随即作了敌情通报:根据情报,宁王兵力共计八万人,精锐主力为王府护卫,其余成分为土匪、强盗、抢劫犯、黑社会流氓地痞、反动会道门组织、对社会不满者等等。

  这支所谓的叛军,实在是支名副其实的杂牌军。这么看来,形势还不算太坏,但问题在于,此时的王司令是个光杆司令。他没有八万人,连八千都没有。

  虽说有旗牌在手,可以召集军队,但这需要时间。所以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判断宁王下一步的行动方向。

  对于这个问题,王守仁已经有了一个肯定的答案。

  他把手指向了地图上的一个地方——南京。

  “他必定会进攻南京。”

  王司令就此进行了详尽的分析:洪都(南昌)不是久留之地,而宁王虽然不是什么聪明人,脑袋倒也没进水,北上攻击京城这种蠢事他还干不出来。

  所以他唯一的选择就是顺流南下攻击南京。

  更为重要的是,此时各地还没有接到统一平叛的指令,防备不足,如果宁王趁乱发动进攻,一举攻克南京,半壁江山必然落入叛军之手。

  这番话说得下面的诸位六七品芝麻官们耸然动容,既然形势如此严重,那就别废话了,赶紧进攻宁王吧。

  于是王司令又一次发话了:

  “我的兵力不足,难以与叛军抗衡。必须等待各地援军赶来。”

  那么王司令,你需要多长时间呢?

  “至少十天。”

  “所以必须让宁王在南昌再等我十天。”

  与会官员们彻底炸了锅,王司令的玩笑开得也太大了吧,宁王又不是你儿子,你说等就等?

  然而王守仁笑了:

  “我自有办法。”

  【诡计】

  不久之后,宁王驻地的街道墙壁上出现了很多乱贴乱画的告示,当然了,不是办证发票之类的广告,具体内容大致如下:

  都督许泰等率边军、刘晖等率京军各四万,另命赣南王守仁、湖广秦金、两广杨旦各率所部,共计十六万人,分进合击,平定叛军,沿途务必妥善接应,延误者军法从事!

  这封文书的大概意思很明白,就是对宁王说我有十六万人,很快就要来打你,希望你好好准备。

  必须说明的是,这封文书上的人名全部属实,但情节全属虚构,除王守仁外,其余人等压根就不知道这回事。
重磅推荐: 明朝那些事儿(当年明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