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当年明月作品 > 明朝那些事儿 > 第一章 绝顶的官僚

第一章 绝顶的官僚

朱翊钧篇

  在万历执政的前二十多年里,可谓是内忧不止,外患不断,他祖上留传下来的,也只能算是个烂摊子,而蒙古、宁夏、朝鲜、四川,不是叛乱就是入侵,中间连口气都不喘,军费激增,国库难支。

  可是二十年了,国家也没出什么大乱子,所有的困难,他都安然度过。

  因为前十年,他有张居正,后十年,他有申时行。

  若评选明代三百年历史中最杰出的政治家,排行榜第一名非张居正莫属。在他当政的十年里,政治得以整顿,经济得到恢复,明代头号政治家的称谓实至名归。

  但如果评选最杰出的官僚,结果就大不相同了,以张居正的实力,只能排第三。

  因为这两个行业是有区别的。

  从根本上讲,明代政治家和官僚是同一品种,大家都是在朝廷里混的,先装孙子再当爷爷,半斤对八两。但问题在于,明代政治家是理想主义者,混出来后就要干事,要实现当年的抱负。

  而明代官僚是实用主义者,先保证自己的身份地位,能干就干,不能干就混。

  所以说,明代政治家都是官僚,官僚却未必都是政治家。两个行业的技术含量和评定指标各不相同,政治家要能干,官僚要能混。

  张居正政务干得好,且老奸巨滑,工于心计,一路做到首辅,混得也还不错。但他死节不保,死后被抄全家,差点被人刨出来示众,所以只能排第三。

  明代三百年中,在这行里,真正达到登峰造极的水平,混到惊天地、泣鬼神的,当属张居正的老师,徐阶。

  混迹朝廷四十多年,当过宰相培训班学员(庶吉士),骂过首辅(张璁),发配地方挂职(延平推官),好不容易回来,靠山又没了(夏言),十几年被人又踩又坑,无怨无悔,看准时机,一锤定音,搞定(严嵩)。

  上台之后,打击有威胁的人(高拱),提拔有希望的人(张居正),连皇帝也要看他的脸色,事情都安排好了,才安然回家欢度晚年,活到了八十一岁,张居正死了他都没死,如此人精,排第一是众望所归。

  而排第二的,就是张居正的亲信兼助手:申时行。

  相信很多人并不认同这个结论,因为在明代众多人物中,申时行并不是个引人瞩目的角色,但事实上,在官僚这行里,他是一位身负绝学,超级能混的绝顶高手。

  无人知晓,只因隐藏于黑暗之中。

  在成为绝顶官僚之前,申时行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,具体点讲,是身世不清,父母姓甚名谁,家族何地,史料上一点儿没有,据说连户口都缺,基本属于黑户。

  申时行是一个十分谨小慎微的人,平时有记日记的习惯。即使是微不足道的小事,如今天我和谁说了话,讲了啥,他都要记下来,比如他留下的《召对录》,就是这一类型的著作。

  此外,他也喜欢写文章,并有文集流传后世。

  基于其钻牛角尖的精神,他的记载是研究明史的重要资料。然而奇怪的是,对于自己的身世,这位老兄却是只字不提。

  这是一件比较奇怪的事,而我是一个好奇的人,于是,我查了这件事。

  遗憾的是,虽然我读过很多史书,也翻了很多资料,依然没能找到史料确凿的说法。

  确凿的定论没有,不确凿的传言倒有一个,而在我看来,这个传言可以解释以上的疑问。

  据说(注意前提)嘉靖十四年时,有一位姓申的富商到苏州游玩,遇上了一位女子,两人一见钟情,便住在了一起。

  过了一段时间,女方怀孕了,并把孩子生了下来,这个孩子,就是后来的申时行。

  可是在当时,这个孩子不能随父亲姓申,因为申先生有老婆。

  当然了,在那万恶的旧社会,这似乎也不是什么违法行为,以申先生的家产,娶几个老婆也养得起,然而还有一个更麻烦的问题——那位女子不是一般人,确切地说,是一个尼姑。

  所以,在百般无奈之下,这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被送给了别人。

  爹娘都没见过,就被别人领养,这么个身世,确实比较不幸。

  但不幸中的万幸是,这个别人,倒也并非普通人,而是当时的苏州知府徐尚珍。他很喜欢这个孩子,并给他取了一个名字——徐时行。

  虽然当时徐知府已离职,但在苏州干过知府,只要不是海瑞,一般都不会穷。

  所以徐时行的童年非常幸福,从小就不缺钱花,丰衣足食,家教良好。而他本人悟性也很高、天资聪慧,二十多岁就考上了举人,人生对他而言,顺利得不见一丝波澜。

  但惊涛骇浪终究还是来了。

  嘉靖四十一年(1562),徐时行二十八岁,即将上京参加会试,开始他一生的传奇。

  然而就在他动身前夜,徐尚珍找到了他,对他说了这样一句话:

  其实,你不是我的儿子。

  没等徐时行的嘴合上,他已把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和盘托出,包括他的生父和生母。

  这是一个十分古怪的举动。

  按照现在的经验,但凡考试之前,即使平日怒目相向,这时家长也得说几句好话,天大的事情考完再说,徐知府偏偏选择这个时候开口,实在让人费解。

  然而我理解了。

  就从现在开始吧,因为在你的前方,将有更多艰难的事情在等待着你,到那时,你唯一能依靠的人,只有你自己。

  这是一个父亲,对即将走上人生道路的儿子的最后祝福。

  徐时行沉默地上路了。我相信,他应该也是明白的,因为在那一年会试中,他是状元。

  中了状元的徐时行回到了老家,真相已明,恩情犹在,所以他正式提出要求,希望能够归入徐家。

  辛苦养育二十多年,而今状元及第,衣锦还乡,再认父母,收获的时候到了。

 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他的父亲拒绝了这个请求,希望他回归本家,认祖归宗。

  很明显,在这位父亲的心中,只有付出,没有收获。

  无奈之下,徐时行只得怀着无比的歉疚与感动,回到了申家。

  天上终于掉馅饼了,状元竟然都有白捡的。虽说此时他的生父已经去世,但申家的人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的请求,敲锣打鼓,张灯结彩地把他迎进了家门。

  从此,他的名字叫做申时行。

  曲折的身世,幸福的童年,从他的养父身上,申时行获取了人生中的第一个重要经验,并由此奠定了他性格的主要特点:

  做人,要厚道。

  然后当厚道的申时行进入朝廷后,才发现原来这里的大多数人都很不厚道。

  在明代,只要进了翰林院,只要不犯什么严重的政治错误,几年之后,运气好的就能分配到中央各部熬资格,有才的入阁当大学士,没才的也能混个侍郎、郎中,就算点背,派到了地方,官也升得极快,十几年下来,做个地方大员也不难。

  有鉴于此,每年的庶吉士都是各派政治势力极力拉拢的对象。申时行的同学里,但凡机灵点的,都已经找到了后台,为锦绣前程做好准备。
重磅推荐: 明朝那些事儿(当年明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