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当年明月作品 > 明朝那些事儿 > 第六章 谋杀

第六章 谋杀

王锡爵彻底消停了,万历三十六年,叶向高正式登上宝座,成为朝廷首辅,此后七年之中,他是内阁第一人,也是唯一的人,史称“独相”。

  时局似乎毫无变化,万历还是不上朝,内阁还是累得半死,大臣还是骂个不停,但事实真相并非如此。

  在表象之下,政治势力出现了微妙的变化,新的已经来了,旧的赖着不走,为了各自利益,双方一直在苦苦地寻觅,寻觅一个致对方于死地的机会。

  终于,他们找到了那个最好、最合适的机会——太子。

  太子最近过得还不错,自打妖书案后,他很是清净了几年,确切地说,是九年。

  万历四十一年(1613),一个人写的一封报告,再次把太子拖下了水。

  这个人叫王曰乾,时任锦衣卫百户,通俗点说,是个特务。

  这位特务向皇帝上书,说他发现了一件非常离奇的事情:有三个人集会,剪了三个纸人,上面分别写着皇帝、皇太后、皇太子的名字,然后在上面钉了七七四十九个铁钉(真是不容易)。钉了几天后,放火烧掉。

  这是个复杂的过程,但用意很简单——诅咒,毕竟把钉子钉在纸人上,你要说是祈福,似乎也不太靠谱。

  这也就罢了,更麻烦的是,这位特务还同时报告,说这事是一个太监指使的,偏偏这个太监,又是郑贵妃的太监。

  于是事情闹大了,奏疏送到皇帝那里,万历把桌子都给掀了,深更半夜睡不着觉,四下乱转,急得不行。太子知道后,也是心急火燎,唯恐事情闹大,郑贵妃更是哭天喊地,说这事不是自己干的。

  大家都急得团团转,内阁的叶向高却悄无声息,万历气完了,也想起这个人了,当即大骂:

  “出了这么大的事,这人怎么不说话!?”(此变大事,宰相何无言)

  此时,身边的太监递给他一件东西,很快万历就说了第二句话:

  “这下没事了。”

  这件东西,就是叶向高的奏疏,事情刚出,就送上来了。

  奏疏的内容大致是这样的:

  陛下,此事的原告(指王曰乾)和被告(指诅咒者)我都知道,全都是无赖混混,之前也曾闹过事,还被司法部门(刑部)处理过,这件事情和以往的妖书案很相似,但妖书案是匿名,无人可查,现在原告被告都在,一审就知道,皇上你不要声张就行了。

  看完这段话,我的感觉是:这是个绝顶聪明的人。

  叶向高的表面意思,是说这件事情,是非曲折且不论,但不宜闹大,只要你不说,我不说,把这件事情压下去,一审就行。

  这是一个不符合常理的抉择。因为叶向高,是东林党的人,而东林党,是支持太子的,现在太子被人诅咒,应该一查到底,怎能就此打住呢?

  事实上,叶向高是对的。

  第二天,叶向高将王曰乾送交三法司审讯。

  这是个让很多人疑惑的决定,这人一审,事情不就闹大了吗?

  如果你这样想,说明你很单纯,因为就在他吩咐审讯的后一天,王曰乾同志就因不明原因,不明不白地死在了监牢里,死因待查。

  什么叫黑?这就叫黑。

  而只要分析当时的局势,揭开几个疑点,你就会发现叶向高的真实动机:

  首先,最大的疑问是:这件事情是不是郑贵妃干的,答案:无所谓。

  自古以来,诅咒这类事数不胜数,说穿了就是想除掉一个人,又没胆跳出来,在家做几个假人,骂骂出出气,是纯粹的阿Q 精神。一般也就是老大妈干干(这事到今天还有人干,有多种形式,如“打小人”),而以郑贵妃的智商,正好符合这个档次,说她真干,我倒也信。

  但问题在于,她干没干并不重要,反正铁钉扎在假人上,也扎不死人,真正重要的是,这件事不能查,也不能有真相。

  追查此事,似乎是一个太子向郑贵妃复仇的机会,但事实上,却是不折不扣的陷阱。

  原因很简单,此时朱常洛已经是太子,只要没有什么大事,到时自然接班,而郑贵妃一哭二闹三上吊之类的招数,闹了十几年,早没用了。

  但如若将此事搞大,再惊动皇帝,无论结果如何,对太子只好坏处,没有好处。因为此时太子要做的,只有一件事情——等待。

  事实证明,叶向高的判断十分正确,种种迹象表明,告状的王曰乾和诅咒的那帮人关系紧密,此事很可能是一个精心策划的阴谋,某些人(不一定是郑贵妃),为了某些目的,想把水搅浑,再混水摸鱼。

  久经考验的叶向高同志识破了圈套,危机成功度过了。

  但太子殿下一生中最残酷的考验即将到来,在两年之后。

  万历四十三年(1615)五月初四日,黄昏。

  太子朱常洛正在慈庆宫中休息,万历二十九年他被封为太子,住到了这里,但他爹人品差,基础设施一应具缺,要啥都不给,连身边的太监都是人家淘汰的,皇帝不待见,大臣自然也不买账,平时谁都不上门,十分冷清。

  但这一天,一个特别的人已经走到他的门前,并将以一种特别的方式问候他。

  他手持一根木棍,进入了慈庆宫。

  此时,他与太子的距离,只有两道门。

  第一道门无人看守,他迈了过去。

  在第二道门,他遇到了阻碍。

  一般说来,重要国家机关的门口,都有荷枪实弹的士兵站岗,就算差一点的,也有几个保安,实在是打死都没人问的,多少还有个老大爷。

  明代也是如此,锦衣卫、东厂之类的自不必说,兵部吏部门前都有士兵看守,然而太子殿下的门口,没有士兵,也没有保安,甚至连老大爷都没有。

  只有两个老太监。

  于是,他挥舞木棍,打了过去。

  众所周知,太监的体能比平常人要差点(练过宝典除外),更何况是老太监。

  很快,一个老太监被打伤,他越过了第二道门,向着目标前进。

  目标,就在前方的不远处。

  然而太监虽不能打,却很能喊,在尖利的呼叫声下,其他太监们终于出现了。

  接下来的事情还算顺理成章,这位仁兄拿的毕竟不是冲锋枪,而他本人不会变形,不会变身,也没能给我们更多惊喜,在一群太监围攻下,终于束手就擒。

  当时太子正在慈庆宫里,接到报告后并不惊慌,毕竟人抓住了,也没进来,他下令将此人送交宫廷守卫处理,在他看来,这不过是个小事。

  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,将远远超出他的想象。

  人抓住了,自然要审,按照属地原则,哪里发案由哪里的衙门审,可是这个案子不同,皇宫里的案子,难道你让皇帝审不成?

  推来推去,终于确定,此案由巡城御史刘廷元负责审讯。

  审了半天,刘御史却得出个让人啼笑皆非的结论——这人是个疯子。
重磅推荐: 明朝那些事儿(当年明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