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当年明月作品 > 明朝那些事儿 > 第八章 萨尔浒

第八章 萨尔浒

努尔哈赤是一位伟大的军事家,至少我是这样认为。

  作为一名没有进过私塾,没有上过军校,没有受过系统军事训练的游牧民族首领,努尔哈赤懂得什么是战争,也懂得如何赢得战争。

  他的战役指挥水平,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

  在抚顺、清河以及之后一系列战役中,他表现出了惊人的军事天赋,无论是判断对方动向,选择战机、还是玩阴耍诈,都可谓是无懈可击。

  毫无疑问,他是这个时代最杰出的军事将领——在那两个人尚未出现之前。

  但对明朝而言,这位十分优秀的军事家,只是一名十分恶劣的强盗。不仅恶劣,而且残忍。

  清河、抚顺战役结束后,抢够杀完的努尔哈赤非但没有歉意,不打收条,还做了一件极其无耻的事情。

  他挑选了三百名当地平民,在抚顺关前,杀死了二百九十九人,只留下了一个。

  他割下了这个人的耳朵,并让他带回一封信,以说明自己无端杀戮的理由:

  “如果认为我做的不对,就约定时间作战!如果认为我做得对,你就送金银布帛吧,可以息事宁人!”

  绑匪见得多了,但先撕票再勒索的绑匪,倒还真是第一次见。

  明朝不是南宋,没有送礼的习惯。他们的方针,向来是不向劫匪妥协,何况是撕了肉票的劫匪。既然要打,那咱就打真格的。

  万历四十七年(1619)三月,经过长时间的准备,明军集结完毕,向赫图阿拉发起进攻。

  明军共分东、西、南、北四路,由四位总兵率领,统帅及进攻路线如下:

  东路指挥刘綎,自朝鲜进攻。

  西路指挥官杜松,自抚顺进攻。

  北路指挥官马林,自开原进攻。

  南路指挥官李如柏,自清河进攻。

  进攻的目标只有一个,赫图阿拉。

  以上四路明军,共计十二万人,系由各地抽调而来,而这四位指挥官,也都大有来头。

  李如柏的身份最高,他是李成梁的儿子,李如松的弟弟,但水平最低,你要说他不会打仗,比较冤枉,你要说他很会打仗,比较扯淡。

  马林的父亲,是马芳,这个人之前没提过,但很厉害,厉害到他的儿子马林,本来是个文人,都当上了总兵。至于马先生的作战水平,相信你已经清楚。

  这两路的基本情况如此,就指挥官来看,实在没什么戏。

  但另外两路,就完全不同了。

  东路指挥官刘綎,也是老熟人了。使六十多斤的大刀,还“轮转如飞”,先打日本,后扫西南,“万历三大征”打了两大征,让他指挥东路,可谓志在必得。

  但四路军中,最大的主力却并不是东路,最猛的将领也并不是刘綎。这两大殊荣,都属于西路军,以及它的指挥官,杜松。

  杜松,陕西榆林人,原任陕西参将,外号杜太师。

  前面提过,太师是朝廷的正一品职称,拿到这个头衔的,很少很少,除了张居正外,其他获得者一般都是死人、追认。

  但杜将军得到的这个头衔,确确实实是别人封的,只不过……不是朝廷。

  他在镇守边界的时候,经常主动出击蒙古,极其生猛,前后共计百余战,无一败绩。蒙古人被他打怕了,求饶又没用,听说明朝官员中太师最大,所以就叫他太师。

  而杜将军不但勇猛过人,长相也过人,因为他常年冲锋肉搏,所以身上脸上到处都是伤疤,面目极其狰狞,据说让人看着就不住地打哆嗦。

  但这位刘綎都甘拜下风的猛人,这次前来上任,居然是带着镣铐来的,因为在不久之前,他刚犯了错误。

  杜松虽然很猛,却有个毛病:小心眼。

  所谓小心眼,一般是生气跟别人过不去,可是让人哭笑不得的是,杜松先生小心眼,总是跟自己过不去。

  比如之前,他曾经跟人吵架,以武将的脾气,大不了一气之下动家伙砍人,可是杜兄一气之下,竟然出家当和尚了。

  这实在是个奇怪的事,让人怎么都想不明白,可还没等别人想明白,杜松就想明白了,于是又还俗,继续干他的杀人事业。

  后来他升了官,到辽东当上了总兵,可是官升了,脾气一点没改,上阵打仗吃了亏(不算败仗),换了别人,无非写了检讨,下次再来。

  可这位兄弟不知那根筋不对,竟然要自杀,好歹被人拦住还是不消停,一把火把军需库给烧了,论罪被赶回了家,这一次是重返故里。

  虽说过了这么多年,经历了这么多事,但他的同事们惊奇地发现,这人一点没改,刚到沈阳(明军总营)报到,就开始咋呼:

  “我这次来,就是活捉努尔哈赤的,你们谁都别跟我抢!”

  又不是什么好事,谁跟你抢?

  事实也证明,这个光荣任务,没人跟他抢,连刘綎都不敢,于是最精锐的西路军,就成为了他的部属。

  以上四路明军,共计十二万人,大致情况也就是这样,大明人多,林子太大,什么人都有,什么鸟都飞,混人、文人、猛人,一应俱全。

  说漏了,还有个鸟人——辽东经略杨镐。

  杨镐,是一个出过场的人,说实话,我不太想让这人再出来,但可惜的是,我不是导演,没有换演员的权力。

  作为一个无奈的旁观者,看着它的开幕和结束,除了叹息,只有叹息。

  参战明军由全国七省及朝鲜、叶赫部组成,并抽调得力将领指挥。

  全军共十二万人,号称四十七万,这是自土木堡之变以来,明朝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。

  要成事,需要十二万人,但要坏事,一个人就够了。

  从这个角度讲,杨镐应该算是个很有成就的人。

  自从朝鲜战败后,杨镐很是消停了一阵。但这个人虽不会搞军事,却会搞关系,加上他本人还比较老实,二十年后,又当上了兵部左侍郎兼都察院右都御史。此外,他还加入了组织——浙党。

  当时的朝廷首辅,是浙党的铁杆方从哲,浙党的首辅,自然要用浙党的将领,于是这个光荣的任务,就落在了杨镐的身上。

  虽然后来许多东林党拿杨镐说事,攻击方从哲,但公正地讲,在这件事上,方先生也是个冤大头。

  我查了一下,杨镐兄的出生年月日不详,但他是万历八年(1580)

  的进士,考虑到他的智商和表现,二十岁之前考中的可能性实在很小,三十而立、四十不惑都是有可能的。

  如此算来,万历四十七年(1619)的时候,杨大爷至少也有六十多了。在当时的武将中,资历老、打过仗的,估计也就他了。

  方首辅没有选择的余地。

  所以,这场战争的结局,也没有选择的余地。

  万历四十七年(1619)二月二十一日,杨镐坐镇沈阳,宣布出兵。

  下令后不久,回报:

  今天下大雨,走不了。
重磅推荐: 明朝那些事儿(当年明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