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当年明月作品 > 明朝那些事儿 > 第九章 东林党的实力

第九章 东林党的实力

在很多的史书中,万历中后期的历史基本上是这个样子:皇帝老休息,朝政无人管,大臣无事干。

  前两头或许是正确的,但第三条是绝对不正确的。

  隐藏在平静外表下的,是无比激烈的斗争。而斗争的主角,是东林党。

  在许多人的印象中,东林是道德与正义的象征,一群胸怀理想的知识分子,为了同一个目标,走到一起来了。他们怀揣着抱负参与政治,并曾一度掌控政权,却因为被邪恶的势力坑害,最终失败。

  我认为,这是一个比较客观的说法。但是,很多人都忽略了一个问题,一个很有趣的问题:

  一群只会读书的书呆子、知识分子,是如何掌控政权的呢?

  正义和道德是值得景仰的,值得膜拜的,值得三拜九叩的,但是,正义和道德不能当饭吃,不能当衣服穿,更不可能掌控政权。

  因为掌控政权的唯一方式,就是斗争。

  道德文章固然有趣,却是无法解决问题的。

  最先认识到这一点的人,应该是顾宪成。

  在万历二十一年(1593)的那次京察中,吏部尚书孙鑨——撤职了,考功司郎中赵南星——回家了,首辅王锡爵——辞职了,而这事幕后的始作俑者,从五品的小官,考功司员外郎顾宪成——升官了(吏部文选司郎中)。

  升官了还不说,连他的上级,继任吏部尚书陈有年,也都是他老人家安排的,甚至后来回无锡当老百姓,他依然对朝廷动向了如指掌。

  李三才偷看信件,王锡爵打道回府,朝廷的历任首辅,在他眼中不是木偶,就是婴儿。

  这是一团迷雾,迷雾中的一切,似乎和他有关系,又似乎没有关系。

  拨开这团迷雾之后,我看到了一样东西——实力。

  顾宪成的实力,来自于他的官职。

  在吏部中,最大的是尚书(部长)、其次是侍郎(副部长),再往下就是四个司的郎中(司长),分别是文选司、验封司、稽勋司、考功司。

  但是,这四个司的地位是不同的,而其中最厉害的,是文选司和考功司,文选司负责人事任免,考功负责官员考核,这两个司的官员向来无人敢惹,升官还是免职,发达还是破产,那就是一句话的事。

  相对而言,验封司、稽勋司就一般了,一般到不用再介绍。

  有鉴于此,明代的吏部尚书和侍郎,大都由文选司和考功司的郎中接任。

  而顾宪成先生的升迁顺序是:吏部考功司主事——考功司员外郎(副职)——文选司郎中。

  这就意味着,那几年中,大明的所有官员(除少数高官),无论是升迁,还是考核,都要从顾宪成手底下过,即使不过,也要打个招呼,就不打招呼,也得混个脸熟。

  此外,我们有理由相信,顾宪成大人也是比较会来事的,因为一个不开窍的书呆子,是混不了多久的。

  现在你应该明白了。

  在这个世界上,实力和道德,经常是两码事。

  东林之中,类似者还有很多,比如李三才。

  李三才先生的职务,之前已经说过,是都察院佥都御史,巡抚凤阳,兼漕运总督。

  都察院佥都御史多了去了,凤阳是个穷地方,不巡也罢,真正关键的职务,是最后那个。

  自古以来,漕运就是经济运转的主要途径,基本算是坐地收钱,肥得没边,普天之下,唯一可以与之相比的,只有盐政。

  坐在这个位置上,要想不捞外快,一靠监督,二靠自觉。

  很可惜,李三才不自觉,从种种史料分析,他很有钱,有钱得没个谱,请客吃饭,都是大手笔。

  至于监督,那就更不用说了,这位李先生本人就是都察院的御史,自己去检举自己,估计他还没这个觉悟。

  作为东林党的重量级人物,李三才在这方面的名声,那真是相当的大,大到几十年后,著名学者夏允彝到凤阳寻访,还能听到相关事迹,最后还叹息一声,给了个结论——负才而守不洁。

  列举以上两人,只是为了说明一点:

  东林,是书院,但不仅仅是书院,是道德,但不仅仅是道德。它是一个有实力,有能力,有影响力、有斗争意识的政治组织。

  事实上,它的能量远远超出你的想象。

  明白了这一点,你就会发现,那段看似平淡无奇的历史,每一分、每一秒,都是你死我活的争斗。

  争斗的方式,是京察。

  万历二十一年(1593),顾宪成失望地回家了,他虽费劲气力,却终究未能解决对手,京察失败。

  但这一切,仅仅是个开始。

  十二年后(万历三十三年),京察开始,主持者杨时乔,他的公开身份,是吏部左侍郎,他的另一个公开身份,是东林党。

  当时的首辅,是浙党首领沈一贯,对于这位东林党下属,自然很不待见,于是,他决定换人。

  沈一贯是朝廷首辅,杨时乔只是吏部二把手,然而意外发生了,虽然沈大人上窜小跳,连皇帝的工作都做了,却依然毫无用处。杨侍郎该怎么来,还怎么来,几板斧抡下来,浙党、齐党、楚党、宣党……

  反正非东林党的,统统下课,沈一贯拼了老命,才算保住几个亲信。

  那么现在,请你再看一遍之前列举过的几条史料,玄机就在其中:

  万历三十三年(1605),京察,沈一贯亲信以及三党干将被逐。

  万历三十五年(1607),沈一贯退休回家。

  同年,王锡爵的密信被李三才揭发,复出无望。

  一年后,东林派叶向高成为首辅,开始执掌朝廷大权。

  是的,这一切的一切,不是偶然。

  而最终要获得的,正是权力。

  权力已经在握,但还需要更进一步。

  万历三十九年(1611),辛亥京察,主持人吏部尚书孙丕杨,东林党。

  此时的首辅已经是叶向高了,东林党人遍布朝廷,对于那些非我族群而言,清理回家之类的待遇估计是免不了了。

  然而一个人的掺和,彻底改变了这一切。这个人就是李三才。

  此时的李三才已经升到了户部尚书,作为东林党的干将,他将进入内阁,更进一步。

  算盘大致如此,可打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。

  听说李三才要入阁,朝廷顿时一片鸡飞狗跳,闹翻了天,主要原因在于李先生的底子不算干净,许多人对他有意见。

  而更重要的是,这人实在太猛,太有能力。东林党已经如此强大,如果再让他入阁,三党的人估计就只能集体歇业了。

  于是,一场空前猛烈的反击开始。

  明代的京察,按照地域,分为南察和北察,北察由尚书孙丕杨负责,而南察的主管者,是吏部侍郎史继楷,三党成员,他选定的考察对象都是同一个类型——支持李三才的人。

  很快,浙、楚、齐三党轮番上阵,对李三才发起了最后的攻击,他们的动机十分明确,明确到《明神宗实录》都写了出来——“攻淮(李三才)则东林必救,可布一网打尽之局”。
重磅推荐: 明朝那些事儿(当年明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