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当年明月作品 > 明朝那些事儿 > 第十章 小人物的奋斗

第十章 小人物的奋斗

朱常洛篇

  八月二十三日。

  内阁大学士刘一璟、韩旷照常到内阁上班,在内阁里,他们遇见了一个人。

  这个人的名字叫李可灼,时任鸿胪寺丞,他来这里的目的,是要进献“仙丹”。

  此时首辅方从哲也在场,他对这玩意兴趣不大,毕竟皇帝刚吃错药,再乱来,这个黑锅就背不起了。

  刘一璟和韩旷更是深恶痛绝,但也没怎么较真,直接把这人打发走了。

  很明显,这是一件小事,而小事是不应该过多关注的。

  但某些时候,这个理论是不可靠的。

  两天后,八月二十五日。

  明光宗下旨,召见内阁大臣、六部尚书等朝廷重臣,此外,他特意叫上了杨涟。

  对此,所有的人都很纳闷。

  更让人纳闷的是,此后直至临终,他召开的每一次会议,都叫上杨涟,毫无理由,也毫无必要。或许是他的直觉告诉他,这个叫杨涟的人,非常之重要。

  他的直觉非常之准。

  此时的光宗,已经是奄奄一息,所以,几乎所有的大臣都认定,今天的会议,将要讨论的,是关乎国家社稷的重要问题。

 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,这次内阁会议的议题,只有一个——老婆。

  光宗同志的意思是,自己的后妃李选侍,现在只有一个女儿,伺候自己那么多年,太不容易,考虑给她升官,封皇贵妃。

  此外,他还把皇长子朱由校领了出来,告诉诸位大人,这孩子的母亲也没了,以后,就让李选侍照料他。

  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。

  明明您都没几天蹦头了,趁着脑袋还管用,赶紧干点实事,拟份遗嘱,哪怕找口好棺材,总算有个准备。竟然还想着老婆的名分,实在令人叹服。

  在现场的人们看来,这是一个尊重妇女,至死不渝的模范丈夫。

 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。

  八月二十六日。

  出乎许多人的意料,明光宗再次下旨,召开内阁会议,与会人员包括内阁大臣及各部部长,当然还有杨涟。

  会议与昨天一样,开得十分莫名其妙。这位皇帝陛下把人叫进来,竟然先拉一通家常,又把朱由校拉进来,说我儿子年纪还小,你们要多照顾等等。

  这么东拉西扯,足足扯了半个时辰(一个小时),皇上也扯累了,正当大家认为会议即将结束的时候,扯淡又开始了。

  如昨天一样,光宗再次提出,要封李选侍为皇贵妃,大家这才明白,扯来扯去不就是这件事吗?

  礼部尚书孙如游当即表示,如果您同意,那就办了吧(亦无不可)。

  然而就在此时,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。

  一个人突然闯了进来,公然打断了会议,并在皇帝、内阁、六部尚书的面前,拉走了皇长子朱由校。

  这个人,就是李选侍。

  所有人都懵了,没有人去阻拦,也没有人去制止。原因很简单,这位李选侍毕竟是皇帝的老婆,皇帝大人都不管,谁去管。

  而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,很快,他们就听见了严厉的斥责声,李选侍的斥责声,她斥责的,是皇帝的长子。

  于是,一个空前绝后的场面出现了。

  大明帝国未来的继承人,被一个女人公然拉走,当众责骂,而皇帝,首辅、各部尚书,全部毫无反应,放任这一切的发生。

  所有的人静静地站在那里,听着那个女人的责骂,直到骂声结束为止。

  然后,尚未成年的朱由校走了出来,他带着极不情愿的表情,走到了父亲的身边,说出了这样一句话:

  “要封皇后!”

  谜团就此解开,莫名其妙的会议,东拉西扯的交谈,终于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——胁迫。

  开会是被胁迫的,闲扯是被胁迫的,一个奄奄一息的丈夫,一个年纪幼小的孩子,要不胁迫一把,实在有点说不过去。

  李选侍很有自信,因为她很清楚,这个软弱的丈夫不敢拒绝她的要求。

  现在,她距离自己的皇后宝座,只差一步。

  但是这一步,到死都没迈过去。

  因为就在皇长子刚说出那四个字的时候,另一个声音随即响起:

  “皇上要封皇贵妃,臣必定会尽快办理!”

  说这句话的人,是礼部尚书孙如游。

  李选侍太过天真了,和朝廷里这帮老油条比起来,她也就算个学龄前儿童。

  孙尚书可谓聪明绝顶,一看情形不对,知道皇上顶不住了,果断出手,只用了一句话,就把皇后变成皇贵妃。

  光宗同志也很机灵,马上连声回应:好,就这么办。

  李小姐的皇后梦想就此断送,但她是不会放弃的,因为她很清楚,在自己的手中,还有一张王牌——皇长子。

  只要那个奄奄一息的人彻底死去,一切都将尽在掌握。

  但她并不知道,此时,一双眼睛已经死死地盯住了她。

  杨涟已经确定,眼前这个飞扬跋扈的女人,不久之后,将是一个十分可怕的敌人。而在此之前,必须做好准备。

  八月二十九日。

  此前的三天里,光宗的身体丝毫不见好转,于是在这一天,他再次召见了首辅方从哲等朝廷重臣。

  光宗同志这次很清醒,一上来就直奔主题:

  寿木如何?寝地如何?

  寿木就是棺材,寝地就是坟,这就算是交代后事了。

  可是方从哲老先生不知是不是老了,有点犯糊涂,张口就是一大串,什么你爹的坟好、棺材好请你放心之类的话。

  光宗同志估计也是哭笑不得,只好拿手指着自己,说了一句:

  是我的(朕之寿宫)。

  方首辅狼狈不堪,可还没等他缓过劲来,就听到了皇帝陛下的第二个问题:

  “听说有个鸿胪寺的医官进献金丹,他在何处?”

  对于这个问题,方从哲并未多想,便说出了自己的回答:

  “这个人叫李可灼,他说自己有仙丹,我们没敢轻信。”

  他实在应该多想想的。

  因为金丹不等于仙丹,轻信不等于不信。

  正是这个模棱两可的回答,导致了一个错误的判断:

  “好吧,召他进来。”

  于是,李可灼进入了大殿,他见到了皇帝,他为皇帝号脉,他为皇帝诊断,最后,他拿出了仙丹。

  仙丹的名字,叫做红丸。

  此时,是万历四十八年(1620)八月二十九日上午,明光宗服下了红丸。

  他的感觉很好。

  按照史书上的说法,吃了红丸后,浑身舒畅,且促进消化,增加食欲(思进饮膳)。

  消息传来,宫外焦急等待的大臣们十分高兴,欢呼雀跃。

  皇帝也很高兴,于是,几个时辰后,为巩固疗效,他再次服下了红丸。

  下午,劳苦功高的李可灼离开了皇宫,在宫外,他遇见了等待在那里的内阁首辅方从哲。

  方从哲对他说:

  “你的药很有效,赏银五十两。”
重磅推荐: 明朝那些事儿(当年明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