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当年明月作品 > 明朝那些事儿 > 第十四章 毁灭之路

第十四章 毁灭之路

这就是东林党成功的全部奥秘,很明显,不太符合其一贯正面光辉的形象,所以如果有所隐晦,似乎可以理解。

  东林党的成功之路到此结束,同学们,现在我们来讲下一课:东林党的失败之路。

  在我看来,东林党之所以失败,是因为自大、狂妄,以及嚣张,不是一个,而是一群。

  如果要在这群人中寻找一个失败的代表,那这个人一定不是杨涟,也不是左光斗,而是赵南星。

  虽然前两个人很有名,但要论东林党内的资历跟地位,他们和赵先生压根就没法比。

  关于赵南星先生的简历,之前已经介绍过了,从东林党创始人顾宪成时代开始,他就是东林党的领导,原先干人事,回家呆了二十多年,人老心不老,又回来干人事。

  一直以来,东林党的最高领导人(或者叫精神领袖),是三个人,他们分别是顾宪成、邹元标以及赵南星。

  顾宪成已经死了,天启二年,邹元标也退休了,现在只剩下了赵南星。

  赵先生不但在东林党内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,他在政府里,也占据着最牛的职务——吏部尚书。一手抓东林党,一手抓人事权,换句话说,赵南星就是朝廷的实际掌控者。

  但失败之根源,正是此人。

  天启三年(1623),是一个很特殊的年份,因为这一年,是京察年。

  所谓京察年,也就是折腾年。六年一次,上级考核各级官吏,有冤报冤,有仇报仇,万历年间的几次京察,每年搞得不亦乐乎,今年也不例外。

  按照规定,主持折腾工作的,是吏部尚书,也就是说,是赵南星。

  赵南星是个很负责的人,经过仔细考察,列出了第一批名单,从朝廷滚蛋的名单,包括以下四人:亓诗教、官应震、吴亮嗣、赵兴邦。

  如果你记性好,应该记得这几位倒霉蛋的身份,亓诗教,齐党首领,赵兴邦,浙党骨干,官应震、吴亮嗣,楚党首领。

  此时的朝政局势,大致是这样的,东林党大权在握,三党一盘散沙,已经成了落水狗。

  很明显,虽然这几位兄弟已经很惨了,但赵先生并不干休,他一定要痛打落水狗。

  这是一个很过分的行为,不但要挤掉他们的政治地位,还要挤掉他们的饭碗,实在太不厚道。

  更不厚道的是,就在不久之前,楚党还曾是东林党的同盟,帮助他们掌控政权,结果官应震大人连屁股都没坐热,就被轰走了。

  这就意味着,汪文言先生连哄带骗,好不容易建立的牢固同盟,就此彻底崩塌。

  赵大人在把他们扫地出门的同时,也不忘给这四位下岗人员一个响亮的称号——四凶。为此,他还写了一篇评论文章《四凶论》,以示纪念。

  跟着这四位一起走人的,还有若干人,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身份:

  三党成员、落水狗。

  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,既然赵大人不给饭吃,就只好另找饭馆开饭了。

  就在此时,一个人站在他们面前,体贴地对他们说,在这世界上,赵南星并不是唯一的饭馆老板。

  据史料记载,这个人言语温和,面目慈祥,是个亲切的胖老头。

  现在,让我们隆重介绍:明代太监中的极品,宦官制度的终极产物,让刘瑾、王振等先辈汗颜的后来者,比万岁只差一千岁的杰出坏人、恶棍、流氓地痞的综合体——魏忠贤。

  魏忠贤,北直隶(今河北)肃宁县人,曾用名先是魏进忠,后是李进忠。

  对于魏公公的出身,历史上一直有两种说法。一种说,他的父母都是贫苦农民;另一种说,他的父母都是街头玩杂耍的。

  说法是不同的,结果是一样的,因为无论农民或杂耍,都是穷人。

  家里穷,自然就没钱给他读书,不读书,自然就不识字,也没法考取功名,升官发财,小孩不上学,父母又不管,只能整天在街上闲逛。

  就这样,少年魏忠贤成为了失学儿童、文盲、社会无业游荡人员。

  但这样的悲惨遭遇,丝毫没有影响魏忠贤的心情,因为他压根儿不觉得自己很惨。

  【混混的幸福】

  多年前,我曾研习过社会学,并从中发现了这样一条原理:社会垃圾(俗称混混),是从来不会自卑的。

  虽然在别人眼中,他们是当之无愧的人渣、败类、计划生育的败笔,但在他们自己看来,能成为一个混混,是极其光荣且值得骄傲的。

  因为他们从不认为自己在混,对于这些人而言,打架、斗殴、闹事,都是美好生活的一部分,抢小孩的棒棒糖和完成一座建筑工程,都是人生意义的自我实现,没有任何区别。

  做了一件坏事,却绝不会后悔愧疚,并为之感到无比光辉与自豪的人,才是一个合格的坏人,一个纯粹的坏人,一个坏得掉渣的坏人。

  魏忠贤,就是这样一个坏人。

  根据史料记载,少年魏忠贤应该是个非常开朗的人,虽然他没钱上学,没法读书,没有工作,却从不唉声叹气,相当乐观。

  面对一没钱、二没前途的不利局面,魏忠贤不等不靠,毅然走上社会,大玩特玩,并在实际生活中确定了自己的人生性格(市井一无赖尔)。

  他虽然是个文盲,却能言善辩(目不识丁,言辞犀利),没读过书,却无师自通(性多狡诈),更为难得的是,他虽然身无分文,却胸怀万贯,具体表现为明明吃饭的钱都没有,还敢跑去赌博(家无分文而一掷百万),赌输后没钱给,被打得生活不能自理,依然无怨无悔,下次再来。

  混到这个份上,可算是登峰造极了。

  然而混混魏忠贤,也是有家庭的,至少曾经有过。

  在他十几岁的时候,家里就给他娶了老婆,后来还生了个女儿,一家人过得还不错。

  但为了快乐的混混生活,魏忠贤坚定地抛弃了家庭,在他尚未成为太监之前,四处寻花问柳,城中的大小妓院,都留下了他的足迹,家里仅有的一点钱财,也被他用光用尽。

  被债主逼上门的魏忠贤,终于幡然悔悟,经过仔细反省,他发现,原来自己并非一无所有——还有个女儿。

  于是,他义无反顾地卖掉了自己的女儿,以极其坚定的决心和勇气,为了还清赌债。

  能干出这种事情的人,也就不是人了,魏忠贤的老婆受不了了,离家出走改嫁了。应该说,这个决定很正确,因为按当时情形看,下一个被卖的,很可能是她。

  原本只有家,现在连家都没了,卖无可卖的魏忠贤再次陷入了困境。

  被债主逼上门的魏忠贤,再次幡然悔悟,经过再次反省,他再次发现,原来自己并非一无所有,事实上,还多了件东西。

  只要丢掉这件东西,就能找一份好工作——太监。

  这并非魏忠贤的个人想法,事实上在当地,这是许多人的共识。

  魏忠贤所在的直隶省河间府,一向盛产太监,由于此地距离京城很近,且比较穷,从来都是宫中太监的主要产地,并形成了固定产业,也算是当地创收的一种主要方式。
重磅推荐: 明朝那些事儿(当年明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