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当年明月作品 > 明朝那些事儿 > 第一章 皇太极

第一章 皇太极

失败的努尔哈赤悲愤了几个月后,终于笑了——含笑九泉。

  老头笑着走了,有些人就笑不出来了——比如他的几个儿子。

  当时,具备继承资格的人,有八个。

  这八个人分别是四大贝勒:代善、阿敏、莽古尔泰、皇太极;

  四小贝勒:阿济格、多尔衮、济尔哈朗、多铎。

  位置只有一个。

  拜许多“秘史”类电视剧所赐,这个连史学研究者都未必重视的问题,竟然妇孺皆知,且说法众多,什么努尔哈赤讨厌皇太极,喜欢多尔衮,皇太极使坏,干掉了多尔衮他妈,抢了多尔衮的汗位等等等等。

  以上讲法,在菜市场等地遇熟人时随便说说,是可以的,正式场合,就别扯了。

  事实上,打努尔哈赤含笑那天起,汗位就已注定,它只属于一个人——皇太极。

  因为除这位仁兄外,别人都有问题。

  努尔哈赤确实很喜欢多尔衮,可是问题在于,多尔衮同志当时还是小屁孩,游牧民族比较实在,谁更能打、更能抢,谁就是老大,要搞任人唯亲,广大后金人民是不答应的。

  四小贝勒里的其他三人,那更别提了,年龄小不说,老头还不待见,以上四人可以全部淘汰。

  而四大贝勒里,阿敏是努尔哈赤的侄子,没资格,排除,莽古尔泰比较蠢,性情暴躁,排除,能排上号的,只有代善和皇太极。

  但是代善也有问题——生活作风,这个问题还相当麻烦,因为据说和他传绯闻的,是努尔哈赤的后妃。

  代善是聪明人,有这个前科,汗位是不敢指望了,他相当宽容地表示,自己就不争这个位置了,让皇太极干吧。

  于是,在众人的一致推举下,天启六年(1626)九月初一,皇太极登基。

  在后金将领中,论军事天赋,能与袁崇焕相比的,只有三个人:

  努尔哈赤、代善、皇太极(多尔衮比较小,不算)。

  但要论政治水平,能摆上台面的,只有皇太极。

  因为一个月后,他做了一件努尔哈赤绝不可能做到的事。

  天启六年(1626)十月,袁崇焕代表团来到了后金首都沈阳,他们此来的目的是吊丧,同时祝贺皇太极上任。

  在很多书籍里,宁远战役后的袁崇焕是很悲惨的,战绩无人认可,也没有封赏,所有的功劳都被魏忠贤抢走,孤苦伶仃,悲惨世界。

  可以肯定的是,这些说法是未经史籍,也未经大脑的,因为就在宁远胜利后的几天,袁崇焕就得到了皇帝的表扬,兵部尚书王永光跟袁崇焕不大对劲,也大发感慨:

  八年来贼始一挫,乃知中国有人矣!

  总之,捷报传来,全国欢腾,唯一不欢腾的人,就是高第。

  这位兄弟实在太不争气,所以连阉党都不保他,被干净利落地革职赶回了家。

  除口头表扬外,明朝也相当实在,正月底打胜,2 月初就提了,先是都察院右佥都御史,一个月后又加辽东巡抚,然后是兵部右侍郎,两个月内就到了副部级。

  部下们也没有白干,满桂、赵率教、左辅、朱梅、祖大寿都升了官,连他的孙承宗老师也论功行赏了。

  当然,领导的功劳是少不了的,比如魏忠贤公公,顾秉谦大人等等,虽说没去打仗,但整日忙着阴人,也是很辛苦的。

  无论如何,袁崇焕出头了,虽说他是孙承宗的学生,东林党的成员,但边界得有人守吧,所以阉党不难为他,反正好人坏人都不管他,任他在那倒腾。

  几个月后,得知努尔哈赤死讯后,他派出了代表团。

  这就倒腾大了。

  在明朝看来,后金就是以努尔哈赤为首的强盗团伙,压根不是政权,堂堂天朝怎么能和团伙头目谈判呢?

  所以多年以来,都是只打不谈。

  但问题是,打来打去都没个结果,正好这次把团伙头目憋屈死了,趁机去谈谈,也没坏处。

  当然,作为一名文官出身的将领,袁崇焕还有点政治头脑,谈判之前,先请示了皇帝,才敢开路。

  憋死(打伤致死)了人家老爹,还派人来吊丧,是很不地道的,如此行径,是让人难以忍受的。

  然而皇太极忍了。

  他不但忍了,还作出了出人意料的回应。

  他用最高标准接待了袁崇焕的使者,好吃好喝招待,还搞了个阅兵式,让他们玩了一个多月,走的时候还送了几匹马、几十只羊,并热情地向自己杀父仇人的使者微笑挥手告别。

  这意味着,一个比努尔哈赤更为可怕的敌人出现了。

  懂得暴力的人,是强壮的,懂得克制暴力的人,才是强大的。

  在下次战争到来之前,必须和平,这就是皇太极的真实想法。

  袁崇焕也并非善类,对于这次谈判,他在给皇帝的报告中,做出了充分的解释:

  “奴死之耗,与奴子情形,我已备得,尚复何求?”

  这句话的意思是,努尔哈赤的死讯,他儿子的情况,我都知道了,还有什么要求呢?

  谈来谈去,就谈出了这么个玩意。

  谈判还是继续,到第二年(天启七年)正月,皇太极又派人来了。

  可这人明显不上道,谈判书上还附了一篇文章——当年他爹写的七大恨。

  但你要说皇太极有多恨,似乎也说不上,因为,就在七大恨后面,他还列上了谈判的条件,比如金银财宝,比如土地等等。

  也就是想多要点东西嘛,辛苦。

  袁崇焕是很幽默的,他在回信中,很有耐心地逐条批驳了努尔哈赤的著作,同时表示,拒绝你的一切要求。这意思是,虽然你爸憋屈死了,我表示同情,但谈归谈,死人我也不买账。

  过了一月,皇太极又来信了,这哥们明显是玩上瘾了,他竟把袁崇焕批驳七大恨的理由,又逐条批驳了一次,当然正事他也没忘了谈,这次他的胃口小了点,要的东西也减了半。

  文字游戏玩玩是可以的,但具体工作还要干,在这一点上,皇太极同志的表现相当不错,就在给袁崇焕送信的同时,他发动了新的进攻,目标是朝鲜。

  天启七年(1627)正月初八,阿敏出兵朝鲜,朝军的表现相当稳定,依然是一如以往地不经打,一个月后平壤就失陷了,再过一个月,朝鲜国王就签了结盟书,表示愿意服从后金。

  朝鲜失陷,明朝是不高兴的,但不高兴也没办法,今天不同往日了,家里比较困难,实在没法拉兄弟一把,失陷,就失陷了吧。

  一边谈判,一边干这种事,实在太过分了,所以在来往的文书中,袁崇焕愤怒地谴责了对方的行径,痛斥皇太极没有谈判的诚意。

  话这么说,袁崇焕也没闲着,他也很忙,忙着砌砖头。 自打宁远之战结束后,他就开始修墙了,打坏的重砌,没坏的加固,他还把几万民工直接拉到锦州,抢工期抓进度,短短几个月,锦州再度成为坚城。

  此外,他还重新占领了之前放弃的大凌河、前屯、中后所、中右所,修筑堡垒,全面恢复关宁防线。
重磅推荐: 明朝那些事儿(当年明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