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当年明月作品 > 明朝那些事儿 > 第三章 疑惑

第三章 疑惑

魏忠贤的意图很明显,在彻底控制政局前,绝不能出现下一个继任者。

  但就在那天,他见到了匆匆闯进宫的英国公张维迎:

  “你进宫干什么?”

  “皇上驾崩了,你不知道?”

  “谁告诉你的?”

  “皇后。”

  魏忠贤确信,女人是不能得罪的。

  皇帝刚刚驾崩,皇后就发布了遗诏,召集英国公张维迎入宫。

  在朝廷里,唯一不怕魏忠贤的,也只有张维迎了,这位仁兄是世袭公爵,无数人来了又走了,他还在那里。

  张维迎接到的第一个使命,就是迎接信王即位。

  事已至此,魏忠贤明白,没法再海选了,十七岁的朱由检,好歹就是他了。

  他随即见风使舵,派出亲信太监前去迎接。

  朱由检终于进宫了,战战兢兢地进来了。

  按照以往程序,要先读遗诏,然后是劝进三次。

  所谓劝进,就是如果继任者不愿意当皇帝,必须劝他当。

  之所以劝进三次,是因为继任者必须不愿当皇帝,必须劝三次,才当。

  虽然这种礼仪相当无聊,但上千年流传下来,也就图个乐吧。

  和无数先辈一样,朱由检苦苦推辞了三次,才勉为其难地答应做皇帝。

  接受了群臣的朝拜后,张皇后走到他的面前,在他的耳边,对他说出了诚挚的话语:

  “不要吃宫里的东西(勿食宫中食)!”

  这就是新皇帝上任后,听到的第一句祝词。

  他会意地点了点头。

  事实上,张皇后有点杞人忧天,因为皇帝大人早有准备:他是有备而来的,照某些史料的说法,他登基的时候,随身带着干粮(大饼),就藏在袖子里。

  天启七年(1627)八月二十四日,朱由检举行登基大典,正式即位。

  在登基前,他收到了一份文书,上面有四个拟好的年号,供他选择:

  明代每个皇帝,只有一个年号,就好比开店,得取个好名字,才好往下干,所以选择时,必须谦虚谨慎。

  第一个年号是兴福,朱由检说不好。第二个是咸嘉,朱由检也说不好,第三个是乾圣,朱由检还说不好。

  最后一个是崇祯。

  朱由检说,就这个吧。

  自1368 年第一任老板朱元璋开店以来,明朝这家公司已经开了二百五十九年,换过十几个店名,而崇祯,将是它最后的名字。

  和以往许多皇帝一样,入宫后的第一个夜晚,崇祯没有睡着,他点着蜡烛,坐了整整一夜,不是因为兴奋,而是恐惧,极度的恐惧。

  因为他很清楚,在这座宫里,所有的人都是魏忠贤的爪牙,他随时都可能被人干掉。

  每个经过他身边的人,都可能是谋杀者,他不认识任何人,也不了解任何人,在空旷而阴森的宫殿里,没有任何地方是安全的。

  于是那天夜里,他坐在烛火旁,想出了一个办法,度过这惊险的一夜。

  他拦住了一个经过的太监,对他说:

  “你等一等。”

  太监停住了,崇祯顺手取走了对方腰间的剑,说道:

  “好剑,让我看看。”

  但他并没有看,而是直接放在了桌上,并当即宣布,奖赏这名太监。

  太监很高兴,也很纳闷,然后,他听到了一个让他更纳闷的命令:

  “召集所有的侍卫和太监,到这里来!”

  当所有人来到宫中的时候,他们看到了丰盛的酒菜,并被告知,为犒劳他们的辛苦,今天晚上就呆在这里,皇帝请吃饭。

  人多的地方总是安全的。

  第一天度过了,然后是第二天、第三天,崇祯静静地等待着,他知道,魏忠贤绝不会放过他。

  但事实上,魏忠贤不想杀掉崇祯,他只想控制这个人。

  而要控制他,就必须掌握他的弱点。所谓不怕你清正廉洁,就怕你没有爱好,魏忠贤相信,崇祯是人,只要是人,就有弱点。

  几天后,他给皇帝送上了一份厚礼。

  这份礼物是四个女人,确切地说,是四个漂亮的女人。

  男人的弱点,往往是女人,这就是魏忠贤的心得。

  这个理论是比较准确的,但对皇帝,就要打折扣了,毕竟皇帝大人君临天下,要什么女人都行,送给他还未必肯要。

  对此,魏忠贤相当醒目,所以他在送进女人的同时,还附送了副产品——迷魂香。

  所谓迷魂香,是香料的一种,据说男人接触迷魂香后,会性欲大增,看老母牛都是双眼皮,就此而言,魏公公是很体贴消费者的,管送还管销。

  但他万万想不到,这套近乎完美的营销策略,却毫无市场效果,据内线报告,崇祯压根就没动过那几个女人。

  因为四名女子入宫的那一天,崇祯对她们进行了仔细的搜查,找到了那颗隐藏在腰带里的药丸。 在许多的史书中,崇祯皇帝应该是这么个形象:很勤奋,很努力,就是人比较傻,死干死干往死了干,干死也白干。

  这是一种为达到不可告人目的,用心险恶的说法,真正的崇祯,是这样的人:敏感、镇定、冷静、聪明绝顶。

  其实魏忠贤对崇祯的印象很好,天启执政时,崇祯对他就很客气,见面就喊“厂公”(东厂),称兄道弟,相当激动,魏忠贤觉得,这个人相当够意思。

  经过长期观察,魏忠贤发现,崇祯是不拘小节的人,衣冠不整,不见人,不拉帮结派,完全搞不清状况。

  这样的一个人,似乎没什么可担心的。

  然而魏忠贤并不这样看。

  几十年混社会的经验告诉他,越是低调的敌人,就越危险。

  为证实自己的猜想,他决定使用一个方法。

  天启七年(1627)九月初一,魏忠贤突然上书,提出自己年老体弱,希望辞去东厂提督的职务,回家养老。

  皇帝已死,靠山没了,主动辞职,这样的机会,真正的敌人是不会放过的。

  就在当天,他得到了回复。

  崇祯亲自召见了他,并告诉了他一个秘密。

  他对魏忠贤说,天启皇帝在临死前,曾对自己交代遗言:

  要想江山稳固,长治久安,必须信任两个人,一个是张皇后,另一个,就是魏忠贤。

  崇祯说,这句话,他从来不曾忘记过,所以,魏公公的辞呈,我绝不接受。

  魏忠贤非常感动,他没有想到,崇祯竟然如此坦诚,如此和善,如此靠谱。

  就在那天,魏忠贤打消了图谋不轨的念头,既然这是一个听招呼的人,就没有必要撕破脸。

  崇祯没有撒谎,天启确实对他说过那句话,他也确实没有忘记,只是每当他想起这句话时,都禁不住冷笑。

  天启认为,崇祯是他的弟弟,一个听话的弟弟,而崇祯认为,天启是他的哥哥,一个白痴的哥哥。

  虽然只比天启小六岁,但从个性到智商,崇祯都要高出一截,魏忠贤是什么东西,他是很清楚的。

  而他对魏公公的情感,也是很明确的——干掉这个死人妖,把他千刀万剐,掘坟刨尸!
重磅推荐: 明朝那些事儿(当年明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