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当年明月作品 > 明朝那些事儿 > 第四章 夜半歌声

第四章 夜半歌声

真正的机会到来了。

  十月二十三日,工部主事陆澄源上书,弹劾崔呈秀,以及魏忠贤。

  崇祯决定,开始行动。

  因为他知道,这个叫陆澄源的人并不是阉党分子,此人职位很小,但名气很大,具体表现为东林党当政,不理东林党,阉党上台,不理阉党,是公认的混不吝,软硬都不吃,他老人家动手,就是真要玩命了。

  接下来的是例行程序,崇祯照例批评,崔呈秀照例提出辞职。

  但这一次,崇祯批了,勒令崔呈秀立即滚蛋回家。

  崔呈秀哭了,这下终于完蛋了。

  魏忠贤笑了,这下终于过关了。

  丢了个儿子,保住了命,这笔交易相当划算。

  但很快,他就知道自己错了。

  两天后,兵部主事钱元悫上书,痛斥崔呈秀,说崔呈秀竟然还能在朝廷里混这么久,就是因为魏忠贤。

  然后他又开始痛斥魏忠贤,说魏忠贤竟然还能在朝廷里混这么久,就是因为皇帝。

  不知钱主事是否过于激动,竟然还稍带了皇帝,但更令人惊讶的是,这封奏疏送上去的时候,皇帝竟然全无反应。

  几天后,刑部员外郎史躬盛上疏,再次弹劾魏忠贤,在这封奏疏里,他痛责魏忠贤,为表达自己的愤怒,还用上了排比句。

  魏忠贤终于明白,自己上当了,然而为时已晚。

  说到底,还是读书太少,魏文盲并不清楚,朝廷斗争从来只有单项选择,不是你死,就是我活。

  天启皇帝死的那天,他的人生就只剩下一个选择——谋逆。

  他曾胜券在握,只要趁崇祯立足未稳,及早动手,一切将尽在掌握。

  然而,那个和善、亲切的崇祯告诉他,自己将继承兄长的遗愿,重用他,信任他,太阳照常升起。

  于是他相信了。

  所以他完蛋了。

  现在反击已不可能,从他抛弃崔呈秀的那一刻开始,他就失去了所有的威信,一个不够意思的领导,绝不会有够意思的员工。

  阉党就此土崩瓦解,他的党羽纷纷辞职,干儿子、干孙子跟他划清界线,机灵点的,都在家写奏疏,反省自己,痛骂魏公公,告别过去,迎接美好的明天。

  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狂风暴雨,魏忠贤决定,使出自己的最后一招。

  当年他曾用过这一招,效果很好。

  这招的名字,叫做哭。

  在崇祯面前,魏忠贤嚎啕大哭,失声痛哭,哭得死去活来。

  崇祯开始还安慰几句,等魏公公哭到悲凉处,只是不断叹气。

  眼见哭入佳境,效果明显,魏公公收起眼泪,撤了。

  哭,特别是无中生有的哭,是一项历史悠久的高难度技术,当年严嵩就凭这一招,哭倒了夏言,最后将其办挺。他也曾凭这一招,扭转了局势,干掉了杨涟。

  魏公公相信,凭借自己声情并茂的表演,一定能够感动崇祯。

  崇祯确实很感动。

  他没有想到,一个人竟然可以恶心到这个程度,都六十的人了,几乎毫无廉耻,眼泪鼻涕说下就下,不要脸,真不要脸。

  到现在,朝廷内外,就算是扫地的老头,都知道崇祯要动手了。

  但他就不动手,他还在等一样东西。

  其实朝廷斗争,就是街头打架斗殴,但斗争的手段和程序比较特别,拿砖头硬干是没办法的,手持西瓜刀杀入敌阵也不是不行的,必须遵守其自身规律,在开打之前,要先放风声,讲明老子是哪帮哪派,要修理谁,能争取的争取,不能争取的死磕,才能动手。

  崇祯放出了风声,他在等待群臣的响应。

  可是群臣不响应。

  截至十月底,敢公开上书弹劾魏忠贤的人只有两三个,这一事实说明,经过魏公公几年来的言传身教,大多数的人已经没种了。

  没办法,这年头混饭吃不易,等形势明朗点,我们一定出来落井下石。

  然而崇祯终究等来了一个有种的人。

  十月二十六日,一位国子监的学生对他的同学,说了这样一句话:

  “虎狼在前,朝廷竟然无人敢于反抗!我虽一介平民,愿与之决死,虽死无撼!”

  第二天,国子监监生钱嘉征上书弹劾魏忠贤十大罪。

  钱嘉征虽然只是学生,但文笔相当不错,内容极狠,态度极硬,把魏忠贤骂得狗血淋头,引起极大反响。

  魏忠贤得到消息,十分惊慌,立即进宫面见崇祯。

  遗憾,他没有玩出新意,还是老一套,进去就哭,哭的痛不欲生,感觉差不多了,就收了神功,准备回家。

  就在此时,崇祯叫住了他:

  “等一等。”

  他找来一个太监,交给他一份文书,说:

  “读。”

  就这样,魏忠贤亲耳听到了这封要命的文书,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。

  他痛苦地抬起头,却只看到了一双冷酷的眼睛和嘲弄的眼神。

  那一刻,他的威望、自信、以及抵抗的决心,终于彻底崩溃。

  精神近乎失常的魏忠贤离开了宫殿,但他没有回家,而是去了另一个地方,在那里,还有一个人,能挽救所有的一切。

  魏忠贤去找的人,叫做徐应元。

  徐应元的身份,是太监,不同的是,十几年前,他就是崇祯的太监。事到如今,只能求他了。

  徐应元是很够意思的,他客气地接待了魏忠贤,并给他指出了一条明路:立即辞职,退休回家,可以保全身家性命。

  魏忠贤思前想后,认了。

  立即回家,找人写辞职信,当然,临走前,他没有忘记感谢徐应元对他的帮助。

  徐应元之所以帮助魏忠贤,是想让他死得更快。

  和魏忠贤一样,大多数太监的习惯是见风使舵,落井下石。

  一直以来,崇祯都希望,魏忠贤能自动走人(真心实意),毕竟阉党根基太深,这样最省事。

  在徐应元的帮助下,第二天,魏忠贤提出辞职了,这次他很真诚。

  同日,崇祯批准了魏忠贤的辞呈,一代巨监就此落马。

  落马的那天,魏忠贤很高兴。因为他认为,自己已经放弃了争权,无论如何,崇祯都不会也没有必要赶尽杀绝。

  一年前,东林党人也是这样认为的。 应该说,魏忠贤的生活是很不错的,混了这么多年,有钱有房有车,啥都不缺了,特别是他家的房子,就在现在北京的东厂胡同,二环里,黄金地段,交通便利,我常去附近的社科院近代史所开会,曾去看过,园林假山、深宅大院,上千平米,相当气派,但据说这只是当年他家的角落,最多也就六分之一。

  从河北肃宁的一个小流氓,混到这个份上,也就差不多了,好歹有个留京指标。

  但这个指标的有效期,也只有三天了。

  天启七年(1627)十一月一日,崇祯下令,魏忠贤劳苦功高,另有重用——即日出发,去凤阳看坟。

  得到消息的魏忠贤非常沮丧,但他不知道,崇祯也很沮丧。
重磅推荐: 明朝那些事儿(当年明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