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当年明月作品 > 明朝那些事儿 > 第七章 杀人

第七章 杀人

在明朝,杀一个人很难吗?

  答案是不难,拍黑砖、打闷棍、路上遇到劫道的,手脚利落的,也就一根烟功夫。

  但要合法地杀掉一个人,很难。

  因为大明是法制社会,彻头彻尾的法制社会。

  这绝不是开玩笑,只要熟读以下攻略,就算你在明朝犯了死罪,要想不死,也是可能的。

  比如你在明朝犯了法(杀了人),就要定罪,运气要是不好,定了个死罪,就要杀头。

  但暂时别慌,只要你没干造反之类的特种行当,不会马上被推出去杀掉,一般都是秋后处决。

  有人会问,秋后处决不一样是处决吗?不过是多活两天而已。

  确实是多活了,但只要你方式得当,就不只是多活两天,事实上,据记载,最高记录是二十多年。

  之所以出现这种奇怪的现象,是因为要处决一个人,必须经过复核,而在明朝,复核的人不是地方政府,也不是最高法院大理寺,甚至不是刑部部长。

  唯一拥有复核权的人,是皇帝。

  这句话的意思是,无论你在哪里犯罪,市区、县城乃至边远山区,无论你犯的是什么罪,杀人、放火或是砸人家窗户,且无论你是张三、李四、王二麻子,还是王侯将相,只要你犯了死罪,除特殊情况外,都得层层报批,县城报省城,省城报刑部,刑部报皇帝,皇帝批准,才能把你干掉。

  自古以来,人命关天。

  批准的方式是打勾,每年刑部的官员,会把判刑定罪的人写成名单,让皇帝去勾,勾一个杀一个。

  但问题是,如果你的名字在名单上,无非也就让皇帝大人受累勾一笔,秋后就拉出去砍了,怎么可能活二十多年不死呢?

  不死攻略一:

  死缓二十多年的奇迹,起源于皇帝大人的某种独特习惯,要知道,皇帝大人在勾人的时候,并不是全勾,每张纸上,他只勾一部分,经常会留几个。

  此即所谓君临天下,慈悲为怀,皇帝大人是神龙转世,犯不着跟你们平头百姓计较,少杀几个没关系。

  但要把你的性命寄托在皇帝大人打勾上,实在太悬,万一那天他心情欠佳,全勾了,你也没辙。

  所以要保证活下来,我们必须另想办法。

  不死攻略二:

  相对而言,攻略二的生存机率要高得多,当然,成本也高得多。

  攻略二同样起源于皇帝大人的某种习惯——日理万机。

  要打通攻略二,靠运气是没戏的,你必须买通一个人,但这个人不是地方官员(能买通早就买了),也不是刑部(人太多,你买不起),更加不是皇帝(你试试看)。

  而是太监。

  皇帝大人从来不清理办公桌,也不整理公文的,每次死刑名单送上来,都是往桌上一放,打完勾再换一张,毕竟我国幅员辽阔,犯罪分子一点不缺,动不动几十张勾决名单,今天勾不完,放在桌上等着明天批。

  但是皇帝们绝不会想到,明天勾的那张名单,并不是今天眼前的这张。

  玄机就在这里,既然皇帝只管打勾,名字太多,又记不住,索性就把下面名单挪到上面去,让没出钱的难兄难弟们先死,等过段时间,看着关系户的那张名单又上来了,就再往下放,周而复始,皇帝不批,就不能杀,就在牢里住着,反正管吃管住,每年全家人进牢过个年,吃顿团圆饭,不亦乐乎。

  而能干这件事的,只有皇帝身边的太监,而且这事没啥风险,也就是把公文换个位置,又没拿走,皇帝发现也没话说。

  但这件事也不容易,因为能翻皇帝公文的,大都是司礼监,能混到司礼监的,都不是凡人,很难攀上关系,且收费也很贵,就算买通了,万一哪天他忘了,或是下去了,该杀还是得杀。

  无论费多大功夫,能保住命,还是值得的。

 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,以上攻略不适用于某些特殊人物,比如崇祯,工作干劲极大,喜欢打勾,一勾全勾完,且记性极好,又比较讨厌太监,遇到这种皇帝,就别再指望了。

  综上所述,在明代,要干掉一个人,是很难的。

  之所以说这么多,得出这个结论,只是要告诉你,袁崇焕的行为,有多么严重。

  杀个老百姓,都要皇帝复核,握有重兵,关系国家安危的一品武官毛文龙,就这么被袁崇焕杀了,连个报告都没有。

  仅此一条,即可处死袁崇焕。

  更重要的是,此时已有传言,说袁崇焕杀死毛文龙,是与皇太极配合投敌,因为他做了皇太极想做而做不到的事。

  这种说法是比较扯的,整个辽东都在袁崇焕的手中,他要投敌,打开关宁防线就行,毛文龙只能在岛上看着。

  事情闹到这步,只能说他实在太有个性了。

  在朝廷里,太有个性的人注定是混不长的。

  但袁崇焕做梦也没想到,他等来的,却是一份嘉奖。

  崇祯二年(1629)六月十八日,崇祯下令,痛斥毛文龙专横跋扈,目无军法,称赞袁崇焕处理及时,没有防卫过当,加以奖励。

  这份旨意说明了崇祯对袁崇焕的完全推崇和信任,以及对毛文龙的完全唾弃。

  他是这样说的,不是这样想的。

  按照史料的说法,听说此事后,崇祯“惊惶不已”。

  惊惶是肯定的,好不容易找了个人收拾残局,结果这人一上来,啥都没整,就先干掉了帮自己撑了八年的毛总兵,脑袋进水了不成?

  但崇祯同志不愧为政治家,关键时刻义无反顾地装了孙子:人你杀了,就是骂你,他也活不了,索性骂他几句,说他死得该再吐上几口唾沫,没问题。

  袁崇焕非常高兴,杀人还杀出好了,很是欢欣鼓舞了几天,但他并不清楚,他可以越权,可以妄为,却必须满足一个条件。

  这个条件的名字,叫做办事。

  要当督师,可以,要取消巡抚,可以,辽东你说了算,可以,杀掉毛文龙,也可以,但前提条件是,你得办事,五年平辽,只要平了,什么都好办,平不了嘛,就办你。

  袁崇焕很清楚这点,但毕竟还有五年,鬼知道五年后什么样,慢慢来。

  但两个月后,一个人的一次举动,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,顺便说一句,这人不是故意的。

  崇祯二年(1629)十月,皇太极准备进攻。

  虽然之前曾被袁崇焕暴打一顿,狼狈而归,但现实是严峻的,上次抢回来的东西,都用得差不多,又没有再生产能力,不抢不行啊。

  可问题是,关宁防线实在太硬,连他爹算在内,都去了两次了,连块砖头都没能敲回来。

  皇太极进攻的消息,袁崇焕听到过风声,一点不慌。

  北京,背靠太行山脉和燕山山脉,通往辽东的唯一大道就是山海关,把这道口子一堵,鬼都进不来,所以袁崇焕很安心。

  关卡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

  冥思苦想的皇太极终于想出了通过关宁防线的唯一方法——不通过关宁防线。

  中国这么大,不一定非要从辽东去,飞不了,却可以绕路。
重磅推荐: 明朝那些事儿(当年明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