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当年明月作品 > 明朝那些事儿 > 第十三章 第二个猛人

第十三章 第二个猛人

对曹文诏这个人,洪承畴曾经有过一个评价:世间良将,天下无双。

  曹文诏,山西大同人,和洪承畴不一样,他没有履历,没读过书,没有背景,出人头地之前,他只是个小兵。

  十年前,他在一个人的手下当兵,跟着此人去了辽东。这个人叫做熊廷弼。

  九年前,广宁兵败,明军溃败,他没有逃跑,而是坚持留了下来,见到了他第二个上司——孙承宗。

  六年前,孙承宗走了,他还是留了下来,此时,他已经当上了游击,而他的新上司,就是袁崇焕。

  两年前,他跟着袁崇焕到了京城,守护北京,结果袁崇焕被抓,他依然留了下来。

  一年前,他跟随孙承宗前往遵化,在那里,他奋勇作战,击退后金大将阿敏,并最终收复关内四城。

  然后,他来到了西北。

  对于这个人,我想就没必要多说了,从熊廷弼、孙承宗到袁崇焕,他都跟过,从努尔哈赤、皇太极到阿敏,他都打过。

  什么世面都见过,什么牛人都跟过,现在把他调回来,打农民军。

  而且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,跟着他回来的,还有一千人。

  这一千人,是他的老部下,他们隶属于一支特殊的部队——关宁铁骑。

  关宁铁骑,是明朝最精锐的特种部队,但人数并不多,大致在六千人左右,其中一半,在祖大寿的手中,曹文诏带回来的,只是六分之一。

  而他的对手王嘉胤,手下的民军主力,在三万人左右。

  王嘉胤什么来历,说法很多,靠谱的不多,但在当时那一拨人里,他是很牛的,之前我说过,在他手下,有个叫张献忠的小喽罗,顺便再说句,后来威震天下、被称为“闯王”的高迎祥(李自成是闯王2.0 版本),都是他的人,给他打工。

  而且这人很难得,很有点组织才能,连个县都没占住,就开始搞政府机构,但最搞笑的是,他还大胆地搞了机构改革,突破常规,明朝有的,他有,明朝没有的,他也有,不但有六部都察院,还有宰相。

  当然,对于这些,曹文诏是没有兴趣的,到任后一个月,他就动手了。

  按通常的说法,他率数倍于民军的官兵,以压倒性的优势,发动了进攻。

  但事实是有点区别的,王嘉胤的兵力前面说过,是三万人,而曹文诏带去的人,是三千。

  估计王嘉胤原先没在部队混过,也不大知道曹文诏何许人也,对曹总兵的来访,他倒不是很紧张,毕竟就三千人,还能咋样。

  王嘉胤认为,就算曹文诏再强,就算他手下有关宁铁骑,但毕竟是十个打一个,无论如何,都是不会输的。所以他摆好了阵势,准备迎敌。

  他太单纯了。

  要知道,打了十几年仗,换了三任领导,从努尔哈赤打到皇太极,还能混到现在,光凭勇猛,十条命都是不够的。

  曹文诏之所以出名,不是因为勇猛,而是因为耍诈。

  此人身经百战,通晓兵法,到地方后,压根没动手,先断了王嘉胤的粮道。

  王嘉胤慌了,要坚守,没有粮食,要突围,又没法冲出去。

  就这样,王嘉胤冲了两个月,终于,在他即将放弃时,奇迹出现了。

  曹文诏的包围圈,竟然出现了漏洞,王嘉胤终于找到机会,冲出重围。

  王嘉胤感觉很幸运,虽说被困了两个月,但好歹还是出来了。换个地方,还能接着干。

  可惜他并不知道,曹文诏是一个没有漏洞的人,他所有的失误,都是故意的。

  把人围起来,然后死磕,是可以的,但是损失太大,最好的方法,是把他们放出来,然后一路追着打。

  在这个思想的指导下,王嘉胤逃了出来,逃出来后,就后悔了。

  因为从他逃出来那天起,曹文诏就跟在他屁股后面,紧追不放,追上就是一顿猛捶,五天之内打了五仗,王嘉胤一败涂地。

  更可气的是,曹文诏似乎不打算一次把他玩死,每次打完就撤,等你跑远点,下次再打,反正他的部队是骑兵,对此,王嘉胤极为郁闷。

  其实曹文诏也很郁闷,谁让你有三万人,我只有三千,只能慢慢打。

  打了两个月,王嘉胤崩溃了,王嘉胤的部下也崩溃了,在某个混乱的夜晚,王嘉胤被部下杀死,部分投降了曹文诏。

  王左桂死了,王嘉胤也死了,剩下的,还有神一魁。

  在所有的起义军中,最能打的,最能坚持的,就是神一魁。

  为了彻底铲除这个心腹之患,洪承畴决定,跟曹文诏合作。

  所谓合作,就是客气客气,就官职而言,洪承畴是总督,曹文诏是总兵,洪承畴是进士,曹文诏是老粗,基本上,洪承畴怎么说,曹文诏就怎么做,相当听话。

  几年后的那场悲剧,即源自于此。

  其实这个时候,神一魁已经挂了,真正掌控军权的,是四个人:

  红军友、李都司、杜三、杨老柴。

  虽说头头死了,但势头一点没消停,光主力部队,就有五万人,聚集在甘肃镇原,准备进攻平凉。

  所以洪承畴决定,一次性彻底解决问题。

  除曹文诏之外,他还调来了王承恩、贺虎臣等人,基本上西北最能打的几个总兵,都到齐了。

  到齐了,就是群殴。

  群殴之后,民军撑不住了,决定向庆阳撤退。

  想法是好的,可惜做不了,特别是曹文诏,由于他率领的关宁铁骑,每人都有两匹马,骑累一匹就换一匹,机动性极强,跟幽灵似的,民军往哪跑,他就等在哪。跑来跑去,没能跑出去。

  经过两个月的僵持,双方终于在镇原附近的西濠决战,史称西濠之战。

  整个战役的过程,大致相当于一堂生动的骑兵训练课,刚开打,还没缓过劲,曹文诏就率军冲入了敌军,乱砍乱杀,大砍大杀,基本上是怎么砍怎么有。

  砍完了,退回来,歇会,歇完了,再冲进去,接着砍,所谓如入无人之境,大致就是这个状态。

  民军的阵脚大乱,与此同时,洪承畴派出了他的主力洪兵,连同贺虎臣的宁夏兵,王承恩的甘肃兵,发动总攻,敌军就此彻底崩溃。

  此战,民军损失近万人,首领杜三、杨老柴被生擒(曹文诏抓的)。

  残余部队全部逃散。

  通常状态下,都打残了,也就拉倒了。

  洪承畴不肯拉倒,打残是不够的,打死是必须的。

  神一魁的四个头领,抓了两个,还剩两个——红军友、李都司。

  这个艰巨的任务,由曹文诏接手,他率领自己的两千骑兵,开始了追击。 接下来,是曹文诏的表演时间。

  面对曹文诏的追击,几万军队几乎无法抵抗,连战连败,死伤近万,主要原因,还是曹文诏太猛。

  曹总兵是见过大世面的,最猛的八旗军他都没怕过,打半业余的民军,自然没问题,每次进攻,他都带头冲锋,打得民军头目胆战心惊,时人有云:“军中有一曹,西贼闻之心胆摇”。
重磅推荐: 明朝那些事儿(当年明月)